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值得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语文 >

何谓“语文”?“语文何为”?

日期:2019-10-13 05:03 来源: 语文

  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先生为《三味语文》题写书名

何谓“语文”?“语文何为”?

  丁凤华是沂南语文教研与教学界的翘楚,在临沂乃至省内都小有名气。近年来,他于教学之余,写了大量的科研论文,并屡屡获奖,从而备受业界关注。风华嘱我为他的新书写个序,但我不在语文教育界已十年多了,有关语文教育与教学的理念、思想、方法也还停留于十年前的认知水平上,故作序着实不敢当,还好,由于我有过多年的语文教学、教研经历,而且,由语文教学转到文学研究,还算隔得不太远,谈点阅读感受,总还是可以的。当然也仅限于此,不敢也无力深谈,以免班门弄斧,贻笑大方。

何谓“语文”?“语文何为”?

  近十年来,我由沂南到济南,再到北京,一晃也有十年光景了。虽一直从事文学研究与文学批评工作,但对中学语文教师群体及语文教学也断断续续关注与研究过。加之,这些年,我在北京市166中学开了一门文学经典解读课,作为一门初中一、二年级的选修课,自开课以来,就一直颇受全校师生欢迎;通过做讲座活动,与北京四中、北京171中学、东城区东直门中学的语文教师多有互动。因此,对当前最前沿的语文教育、教学动态又略知一二;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这些学校中,作为教学主体的“语文教师”已经由我们传统认知

何谓“语文”?“语文何为”?

  中的知识传授型向教研型(专家型)教师的身份转换。特别是,一大批名校文学博士、硕士的引进,更是加快了这一发展趋向。其实,这也是未来语文教师的专业发展方向。关于语文教师的未来角色定位,从《给学生一双会发现的眼睛》、《教得好,也要写得好》、《语文教师要克服“老师气”》、《语文教师对学生的正影响》、《语文教师要有原创思维》、《科研,助我成长》等他写的十几篇专论“语文教师”的随笔中,我觉得,风华是深谙其理的。他对“语文教师”这个角色的认知与理解,以及以“语文教师”为基本论题所展开的带有一定学术色彩的专题研究,都颇具前瞻性。他的这些文章对我们进一步理解与把握语文教师的基本定位、身份特征、发展趋向以及在未来国民教育格局中的角色功能,都是大有裨益的。

何谓“语文”?“语文何为”?

  语文教学向来强调课堂教学与课外实践的结合,而课堂教学无疑是重中之重。在这本书中,他围绕“语文课堂”所写的十几篇文章是最富特色的内容。在他看来,语文教学“要尚气,要养气,要聚气”,语文教学就是要给人学生一种气;课堂是开放的,“不能有教室的概念,不能受教室的束缚”;课堂是有多重韵味的,既充满生活的味道、文学的味道,也应处处洋溢着文化的味道;语文教学无法也不能速成,学习语文要慢养,即“要慢慢浸泡,如优雅地品茶,也如静静地绣花”;语文教学最忌模式化,模式化会禁锢学生思维;语文课堂教学应“理顺和学生的关系”,“巧妙把握与课堂的关系”,“准确处理与教的关系”;教师在课堂氛围的营造中是主导因素……这里既有对语文课

何谓“语文”?“语文何为”?

  堂教学中诸要素(语文教师、学生、环境、课文,等等)的学理化分析,也有对教学方式方法的创新性探索与实践,既有对当前语文教学种种弊端的深入解读,也有对理想课堂教学模式的尝试性建构。毫无疑问,这些观点都是极富见底的,不仅合乎语文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基本特征,也契合现代语文教学整体发展方向。更重要的是,他的这些观点都不是务虚意义上的纯粹理论推理或阐释,而是实实在在建立在具体实践基础之上的经验之谈,它们来源于教学实践,反过来,也能指导教学实践。古人云,实践出真知,作为语文教师的丁凤华堪称这方面的典范。

何谓“语文”?“语文何为”?

  从事语文教学,当然必须首先要搞清楚“语文”的基本性质——何谓“语文”?“语文何为”?这也是贯穿本书的一条核心线索。无论对“语文应该什么味儿”的探究、对众多经典课文的丰富解读、对写作教学方式方法的探析,还是对“我的语文故事”的讲述、对“语文现象”的阐释,实际上,都须臾离不开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或者说,围绕语文课堂、语文角色、语文现象、语文故事、作文与阅读教学、应试与课改等话题所展开的全方位、多角度地深入研究,实际上,正是将这一问题的回答引向实处、深处。单从这方面来说,我觉得,丁凤华对语文学科的理解和对语文教学的实践早已超越一般教师而跨入专家型教师的行列里了。他对语言(母语)的认知与体验,对汉语言文学的理解,以及对母语教学与文学教育的实践,都带有浓厚的学科色彩和创新倾向。其中,尤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卷“发现课文之美”中的15篇文章都是名副其实的文学论文,是立足于文本解读的典范篇章,那些独创性的发现与阐释充分展现了其作为一名语文教师的天赋与能力;而《走进朝花夕拾》,亲近鲁迅》、《名著阅读的尴尬》、《经典是被历史风干的时尚》、《鲁迅先生被妖魔化,是语文教育的悲哀》、《鲁迅不能远去,更不能删去》、《我们需要一个真实的原生态的鲁迅》、《红色经典课文的力量》、《寻找朱自清的感觉》等文章则是针对一系列“语文现象”所展开的有关经典作家与作品的外部研究,其敏锐的观察力与深刻的阐释力更显示了他作为一名教研型语文教师的真知灼见。

何谓“语文”?“语文何为”?

  这本书收入了不少指陈当下教学时弊、推进教育改革的文章,比如《高考作文,为什么还是“诗歌除外”?》、《语文课本,请留住南京大屠杀的记忆》、《阅读教学,人性化点又何妨》、《语文教学也要有原创思维》、《对模式化教学的反思》等等。丁凤华在这些文章中展现了当前语文教育、教学领域内的种种弊端,然而,揭示、批判不是目的,他总是从此出发,试图为困境中的语文教学指明一条道路、某种方法或发展方向,且不说他提供的方案是否合乎实际,至少他的这种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是让人钦佩的。事实上,他的很多看法是很具建设性的。我觉得,他的这类文章也从不同侧面触及到了当前语文教改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我们知道,从字面上来看,语文即语言与文学的简称,而工具性、人文性是语文作为一门学科的突出特征,这就注定了作为母语的语文教育是一门工具性、基础性、综合性很强的实践活动。然而,这些只存在于概念意义上的理念与具体的语文教学活动以及所要达成的理想目标尚存在较大距离。这就意味着,有关语文教育与教学的改革远未结束,但改革并不意味着一味求新,新东西未必都好,旧传统未必都不好。相反,在新世纪以来的十几年间,语文教育界的革新抛弃了太多的不该抛弃的传统。其实,强

何谓“语文”?“语文何为”?

  调“语文之大”(俗称“大语文”)并没错,但大到无所不包直至远离语文本体(比如,弱化对“小学”也即语言文字学的教学;抛弃汉语言及其文化传统这个本体;语言与文学审美教育的缺失,等等),则一定是有违教改初衷的。说白了,语文的基础只能是“语”与“文”,而非政治、历史、哲学或其它。或者说,所有一切都需以此为前提,任何抛弃这一基础的教改实验或具体的教学行为都是本末倒置的。总之,语文教学不可脱离本体,所谓“大语文”、“大阅读”只有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方才有意义、有出路。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在此提出来,愿与凤华及众语文教育专家商榷。

何谓“语文”?“语文何为”?

  语文是所有课程的基础,在今天,语文的重要性不言自明。在新一轮的课程改革中,对语文基础地位的强调,特别是对阅读能力的要求(阅读要广、速度要快、接受要准、创造与转化能力要强)更是得到前所未有的凸显。如何适应新变化,并在这个过程中不辱使命,开创语文教研新局面,这对广大语文教师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然而,语文界从不乏按部就班的教书匠,但像丁凤华这样的既有独立的教育思想,又有极强的教学与科研能力的教师则并不多见。借此新书出版之际,作为曾经的同行,我由衷祝愿凤华的语文教研与教学更上一层楼。

语文

上一篇:

下一篇: